Linhai’s Grassroots Deliberative Democracy

Linhai’s Grassroots Deliberative Democracy

English

Problems and Purpose

促进临海市委推动基层协商议事制度建设的直接动因在于,基层干部经常遇见这样的困惑和感慨:“为什么我们的一些决策是为了老百姓好,但是他们却并不理解?”让本来为了老百姓好的政府单位,往往被民众一再误解,造成项目难推进,工作难进展。经过分析,他们认为决策不透明、宣传不到位、协商不民主、执行不规范是四大因素,并且认为协商民主是削除民众误解、推进政府政策的好机制。在此背景下,临海市委积极探索建立党组织主导的基层协商机制,把协商民主引入基层的社会治理之中。

History

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8日)报告提出了“积极开展基层民主协商”的新要求,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提出要“开展形式多样的基层民主协商,推进基层协商制度化”,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 “人民群众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点。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量决策和工作,主要发生在基层。要按照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要求,大力发展基层协商民主,重点在基层群众中开展协商。”为此,2014年4月,浙江省临海市委出台了《临海市建立基层民主协商议事制度工作方案》,并选择在白水洋镇、沿江镇、括苍镇进行试点。

Originating Entities and Funding

临海市政府

Participant Selection

以“镇民主协商议事会”为例:

由基层党组织统一部署、协调和实施协商民主工作。

镇民主协商议事会由村组织代表、基层知联会、基层商会等团体组织代表、本地在外代表人士和社会各阶层、各界别代表人士,以及辖区内部分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事业单位代表和老干部代表组成,人数额定在30—60人,实行委员会工作制。

Methods and Tools Used

三个平台:

第一个平台,镇、村的基层民主协商议事会。

村民主协商议事会在村党组织领导下,实行委员会工作制,委员会主任由村党组织书记担任,下设办公室与监督组,办公室主要负责村协商议事活动的组织和平台运行维护等日常工作,监督组主要负责实施全过程的监督。与此相应,在镇、村两级分别建立镇务民主日制度和村务民主日制度,各试点镇每月确定一天为镇务民主日。村级每月确定一天为村务民主日。

第二个平台,同心会客室(围桌会商平台)

将“同心会客室”作为便民服务中心的延伸,采取节庆式聚客、民主日会客、议题式请客三大形式,定期不定期地听取诉求、疏导情绪、化解问题,使协商对象“话有处说、苦有处诉、难有人帮”。节庆式聚客即在每年的节庆日邀请代表人士到同心会客室座谈交流,定期了解他们的诉求,进一步畅通诉求渠道;民主日会客即在民主日就镇村热点、难点问题提出议题或就确定的议题展开协商,凝聚共识,解决问题;议题式请客即就特定的议题邀请各界代表人士会同镇党委政府或村沟通协商,达成共识,解决问题。

第三个平台,网络互动平台

建立网络问政、网议互动等平台和载体,通过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开辟建言献策专栏、开通博客空间、设立网络e政厅、建立QQ群、设置社情民意专用信箱和建立网议互动日制度等措施,拓宽社会公众参与民主政治渠道。

Deliberation, Decisions, and Public Interaction

为了拓宽村民参与民主协商议事渠道,收集相关协商议题,搭建了三大平台。

一个平台,镇、村的基层民主协商议事会。镇民主协商议事会人数额定在30—60人,实行委员会工作制。委员会主任由镇党委副书记担任,下设办公室和若干个组,办公室主要负责镇协商议事活动的组织和平台运行维护等日常工作。村民主协商议事会由村党支部、村民委、村监会、村综治组织、村妇委会、团组织、老年协会等各组织成员以及该村在外代表人士和老干部代表20—50人组成。村民主协商议事会在村党组织领导下,实行委员会工作制,委员会主任由村党组织书记担任,下设办公室与监督组,办公室主要负责村协商议事活动的组织和平台运行维护等日常工作,监督组主要负责实施全过程的监督。镇、村民主协商议事会委员中党外人士不少于50%。与此相应,在镇、村两级分别建立镇务民主日制度和村务民主日制度,各试点镇每月确定一天为镇务民主日。村级每月确定一天为村务民主日。

第二个平台,同心会客室(围桌会商平台)。将“同心会客室”作为便民服务中心的延伸,采取节庆式聚客、民主日会客、议题式请客三大形式,定期不定期地听取诉求、疏导情绪、化解问题,使协商对象“话有处说、苦有处诉、难有人帮”。节庆式聚客即在每年的节庆日邀请代表人士到同心会客室座谈交流,定期了解他们的诉求,进一步畅通诉求渠道;民主日会客即在民主日就镇村热点、难点问题提出议题或就确定的议题展开协商,凝聚共识,解决问题;议题式请客即就特定的议题邀请各界代表人士会同镇党委政府或村沟通协商,达成共识,解决问题。 

第三个平台,网络互动平台。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建立网络问政、网议互动等平台和载体,通过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开辟建言献策专栏、开通博客空间、设立网络e政厅、建立QQ群、设置社情民意专用信箱和建立网议互动日制度等措施,拓宽社会公众参与民主政治渠道。截至目前,该市通过网络途径收集到各类意见建议1200余条。

Influence, Outcomes, and Effects

通过开展基层协商民主议事,带来了四个转变,一是促成在政府决策上实现由封闭式向开放式转变;二是促成在社会治理模式上实现由堵向疏转变;三是促成在民生事业上实现由政府主动向群众主动、政府推动转变。四是促成在民主政治上实现由“为民作主”向“让民作主”转变。

Analysis and Lessons Learned

从目前短期的实践来看,我们可以说的是,临海市基层协商民主是对“民主恳谈”的一种推进,并且具有可复制性、学习性。例如,2016年4月,浙江省桐庐县委所出台《关于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试行)》(县委〔2016〕15号)要求建立“344”模式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几乎是临海经验的翻版。这并不说浙江省桐庐推进基层协商民主的做法完全复制临海的做法,但人们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由此可见临海经验具有可传播性与复制性,具有普遍的意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临海市的基层协商民主,从党政分工体系来看是由市委统战部来主导负责的。农村事务由统战系统主导,这是以往所没有的。本来统战与农村、农民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讲到统战人们通常首先不会想到农村、农民,统战部门的协商民主工作首先也不是农村的、农民的。现在,临海市委将基层农村、农民的协商民主放到协商民主的首位,并且由统战部来负责此事务。

Notes

Author: Lang Youxing, Professor, Zhejiang University 

Case Submitted by: Qin Xuan

Tags: 

Case Data

Overview

Specific Topic(s): 
[no data entered]

Location

Geolocation: 
Linhai , 33
China
Zhejiang CN

Purpose

What was the intended purpose?: 

History

Start Date: 
Tuesday, April 1, 2014
End Date: 
[no data entered]
Ongoing: 
Yes
Number of Meeting Days: 
[no data entered]

Process

Methods: 
[no data entered]
Facilitation?: 
No
If yes, were they ...: 
[no data entered]
Facetoface, Online or Both: 
Face-to-Face
Online
Decision Method(s)?: 
If voting...: 
[no data entered]

Organizers

Who paid for the project or initiative?: 
[no data entered]
Who was primarily responsible for organizing the initiative?: 
[no data entered]
Who else supported the initiative? : 
[no data entered]
Types of Supporting Entities: 
[no data entered]

Resources

Total Budget: 
[no data entered]
Average Annual Budget: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Full-Time Staff: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Part-Time Staff: 
[no data entered]
Staff Type: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Volunteers: 
[no data entered]

Discussions

No discussions have been started yet.